EP同步,出版社已没有选择余地

EP同步,出版社已没有选择余地

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,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,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。

我大概早八百年前就已经写过好几篇文章,呼吁出版社应该开始採用「EP 同步」方式革新编辑部工作流程。不幸那些文章的效果几乎为零。我知道确实有些出版社开始想要做这种转变,但大部分情况下,大家都会面临编辑部沉默的抵制,以至于几乎没有看到谁真的实现了 EP 同步的理想。

但现在我们面临产业产值一路衰退的局面,出版社已经没有选择余地,非往 EP 同步的方向前进不可。

因为读者已经离开了纸的世界,你如果不在读者习惯的地方提供选择,读者就越来越难改变阅读模式,去迁就转型缓慢的产业[1]。如果出版社现在就要直接供应电子书,眼前的问题就是电书市场根本不足以支撑製作成本。而没有电书供应,读者是不会出现的。

但现在要製作电子书,实际工作现场上却发现困难重重。签不到电书数位授权权利的老问题[2]且不谈,到今天我们仍然发现,绝大部分编辑还是认为电书製作是美编的事、工程师的事、转製人员的事、外包厂商的事,总之是不关我的事。

于是纸书做完了,回头再来想做电书,才发觉代价高昂,费时耗工,而且前面编辑做过的事又要重做一次。什幺事呢?就是编辑前面所下的编辑指令(这是大标、这是小标这些),又要请电书转製人员重新标记一次。没有事前规画好合理的纸电同步工作流程,代价就是这双重的成本损耗。

现在唯一的路只剩下如何在纸书製作的同时,也一併完成电书的前置工作。用纸市场的规模完成电书的製作成本。而且不能增加编辑一丝一毫额外的工作负担(别让编辑不开心啊)。

更妙的是,如果你规画的 EP 同步流程够合理,不只可以大幅降低电书的转製成本,甚至还可以回头降低编辑和内页美编的排版负担。

适合电书製作的内文档,最关键的东西就是拥有「结构标记」清楚的内文档案。档案结构标记完整,转换成电书就是举手之劳,不费多少功夫。那结构标记是啥?答曰:就是编辑对文稿所下的「这是大标、这是小标」的编辑指令。

所以你看出此中奥妙了吗?理论上编辑只要做好份内工作(下好编辑指令),档案的结构标记自然清楚,转製电书一点也不困难。但为什幺现状却不是如此呢?编辑没做好该做的事吗?不,不是编辑的问题,而是纸书的问题。

因为我们所有的流程安排,都是针对印出纸本书这件事而规画的,纸本书需要的我们就纳入流程,纸本书不需要的,我们也不会特别注重。

因此即使当编辑下好了编辑指令,对美编而言,重点是怎样在排版后,让读者一眼就知道这是大标、这是小标。纸书不会在标题边注明「这是大标」「这是小标」,纸书美编要做的事情是,大标设成 40pt 粗明,小标设成 15pt 特黑,只要让读者在视觉上看起来不一样,纸书标题的排版需求就满足了。

纸书排版档上有无保留这是大标、这是小标的结构资讯,无关宏旨。所以美编通常也直接删除这些编辑指令了事。

而这个,正是电书档为什幺转製起来费工又耗时的关键,因为编辑做好的编辑指令(结构标记),美编把它删掉了。而结构标记却是电书製作的必要元素。你明明做好了,又自己手动删掉,事后又要辛苦地补回来。双重浪费就是这幺来的。

而美编为什幺会删除结构标记呢?因为它碍手碍脚,不应该出现在纸书版面上啊。

解决方法是什幺呢?不动现有流程的话,什幺都不会改善,而奇妙的是,如果设定标準的 EP 同步流程,不但电书製作成本可以大幅下降,编辑工作负担减轻,连美编都不用再手动下段式。

真有这幺好的事?当然,请看下回分解。

Note

  1. 出版产值大衰退的警告↩
  2. 畅销书本土率,以及为什幺电书平台上没有我想看的书↩
《老猫学数位PLUS》

(更多老猫文章请看老猫出版侦查课)
(鼓励老猫的出版研究,请到老猫的脸书按讚支持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