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人CEO 黄崇仁

狂人CEO 黄崇仁 力晶0.29元下柜,27万小股东惨套,他5年还债千亿,股价飙90倍

自救会的小股东在豔阳下拉红布条抗议,坐在办公室里打着名牌领带的黄崇仁,翘着腿说:

「我把公司从差点倒掉带到今天5年赚500亿。」

「我从来没有一天睡不着觉,我安心啊!」

这就是黄崇仁,一路走来争议不断毁誉由人,理直气壮做自己。

5年的时间,力晶从下柜到踏上重新上市之路,黄崇仁再度写下逆转惊奇! 他说,他不是外界说的「九命怪猫」, 他只有一条命,但会带领力晶一直活下去,活很好!

「我很厉害的,不是普通厉害,我不是普通人!」

所以你早就知道力晶不会倒?

「Yes!」

狂妄的言语,力晶科技创办人兼执行长黄崇仁身上繫着爱马仕的亮蓝色领带,眼里闪着自信光芒,才为了力晶何时重新上市开了一场媒体说明会的他,此时坐在台北市南京东路三段的力晶办公室里,意气风发地接受《今周刊》专访,开口就令记者耳朵竖了起来。

力晶的净值在去年底已经重新回到每股十五.二九元,并且将发出每股一.二元现金股利、○.五元股票股利,就算不是身强体壮,起码也算是跻身经营稳健之列。他承诺力晶将在二○二○年重新上市,并请股东稍安勿躁,给他时间把菜炒好,力晶届时将以「更好的面貌」呈献给股东。

银行团追缴令

「陈由豪欠800亿就跑了还什幺还啊,但我咬紧牙根一定还,因为不欠钱最大!负债千亿我从来没有一天睡不着觉。」
但五年多前,二○一二年的十二月十一日,DRAM大厂力晶才因为不堪庞大亏损,净值转为负值,被迫从台北股市一鞠躬,踉跄下柜;当时力晶有约二十八万名小股东,股价只剩○.二九元,市场上小股东的咒骂声、联贷银行团的急急追缴令,都压得黄崇仁喘不过气。

「我可以选择落跑,陈由豪欠八百亿就跑了,还什幺还啊?可是我的个性,就是一定要还,我咬紧牙根一定要还钱,因为不欠钱最大!现在认真算起来,几乎是工作天每天要还一亿,每天一起床就是一亿!」

DRAM产业景气变化起落剧烈,力晶的命运也跟着跌宕,○八、○九年DRAM报价崩盘,这二年力晶陷入空前谷底,分别亏损五七五亿、二○七亿元,负债分别是一千二百亿、一千亿元,全球DRAM公司哀鸿遍野,台湾DRAM业者也个个深陷泥淖,无一例外。○九年三月,行政院出面主导成立台湾创新记忆体公司(TMC),官方打算出钱出力,把台湾DRAM厂「三合一」或「六合一」(多家DRAM厂合併),才有能力存活与南韩等大军对抗;如果当时TMC成局,也许台湾DRAM业能存活,但那就不会有今天的力晶了。

「这是我最惊险的一次,我一个人要面对整个行政院经济部,他要把我吃掉,我一个人如何对付这幺多人?但我不会屈服的,我想硬拚!只是行政院你拚得过吗?但我跟你讲人生很难说,突然一个转折就过关了。」

黄崇仁口中的「转折」不是什幺产业巨变,而是八八风灾。当时的行政院长刘兆玄、经济部长尹启铭皆是TMC的主要推动者,但一场风灾让政坛大地震,刘、尹都因此下台,继任的阁揆吴敦义没有继续推动,TMC不了了之,力晶因此逃过被整併的命运。

「当年如果TMC成立,我就不用混了!」虽然政府最后没有贯彻整合计画,却不代表力晶能够安然存活,因为这关过了,力晶还是抵挡不住遭下柜的命运。一二年二月日本尔必达宣布破产,是压垮同属尔必达阵营的力晶的最后一根稻草,当时力晶净值已经转为负值,同年底便宣布从柜买中心下柜。过去,因为力晶大起大落被称为「九命怪猫」的黄崇仁,纵有三头六臂,也要向残酷的现实低头。

力晶最后一个交易日,股票收盘价停在○.二九元,但当天是以爆量六万张涨停锁死做收,最后一段交易日时,股价连十一日涨停板、日均量两万张,是谁在最后「深具眼光」买力晶?至今是个谜。

盘点资产 弃车保帅 向金士顿求援 与台积电斡旋

但事后证明,当年的买盘如果抱到今日,能得到可观的回报。因为黄崇仁不仅没有因此丧气,甚至力抗颓势,演出一场转生复活大戏。力晶在一二年底下柜后,为了留住最后一口元气,也为了应付债权银行的声声催讨,黄崇仁开始逐项盘点力晶资产,做出第一个决定:弃车保帅。

当时,力晶共有P1、P2、P3三个厂,空有厂、没有钱的黄崇仁找上金士顿创办人孙大卫,对他说:我把厂(P3厂)的设备押给你再帮你代工。孙大卫评估之后竟然答应了,一三年七月金士顿买下P3厂的设备,让力晶入帐近五十亿元,然后金士顿又回头委託力晶生产,为力晶带来营收,是力晶起死回生的大恩人之一。

加上前一年P3厂折旧摊提完毕,光是折旧费用就省下一百多亿元,让力晶下柜的隔年损益表上就出现一百多亿元的获利。紧接着一四年又卖掉日本瑞力(RSP)股权,入帐近四十亿元,点滴汇聚,加上本业逐渐自谷底翻升,力晶开始一步步走出泥淖。

但力晶真正华丽转身的关键,来自黄崇仁第二个决定:逐步降低记忆体比重、转型做晶圆代工。

其实,黄崇仁老早就想为力晶转型,但转型之路谈何容易,帮力晶敲开代工之路的第一块砖的,竟然是半导体教父张忠谋。

「当年台积电和联电还是激烈竞争的晶圆双雄,我单枪匹马跑去跟张董说,我这四万片晶圆如果交给联电做,一来一回就差多了。过两天,张董就来电,说让世界先进和我策略联盟。」有台积电的帮忙,力晶几乎已经是在巨人肩膀上找出路,从此跨入八吋晶圆代工之路。

黄崇仁深知张忠谋对他的帮助之大,从此在公开场合发表看法,三句不离「感谢张忠谋⋯⋯」就连五月十日下午正式对外宣布力晶将在二○年上市的记者会上,他一开口就是「我和张董事长一样的看法⋯⋯」。

狂人CEO 黄崇仁
半导体教父张忠谋(左中)帮忙敲开第一块砖、金士顿创办人孙大卫(右)及时救援,是黄崇仁转型之路上的两大恩人。UDN.COM

坚信公司不会死 看好重新上市后股价飙扬

黄崇仁信念坚定,坚信力晶虽然下柜,但「一定不会死」。当时力晶在下柜后三个月,黄崇仁的个人投资公司以每股○.三元公开收购,对比后来力晶股价反转向上,外界质疑他在资讯不对称下,刻意在股价低档「揩」股东便宜。

「今天公司成功了,你讲这话。那当时垮了呢?」他面对质疑,提高音量大声地说,「我是公开收购又不是暗中收购,你质疑,那你跟着我买啊!」黄崇仁强调,收购就是回应小股东,并且相信公司会好起来,「这只是我的相信,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我的相信是真理,照赌博来说,就是九十九比一,赌一你就赢,问题是谁敢赌?我!」

狂妄霸气如他,面对最高曾多达一千多亿元的负债、面对小股东对力晶股价跌到○.二九元全部被乾洗出场的极度不满,他大言「我从来没有一天睡不着觉。」坚信力晶不会倒,坚信还得了债,「你就一直还、一直还,不要去想那个数字,赚到钱就拿去还。」

不只如此,他认为如果小股东心中有怨念,那是他自己的思考(问题)。力晶从一家差一点要倒掉的公司,到如今在未上市盘有二十多元的股价,最近开始配息,未来上市后甚至可能有六十、七十元的股价,「我安心啊!」

这就是黄崇仁,一路走来争议不断,官司上身,他还是一派「他骂由他骂」般地毁誉由人,理直气壮做自己。